消息專區

2019.06.28 投資審查變成政治審查?外資嚇破膽 莊子富:意識形態將讓地方中小企業發展受阻


民進黨前行政院長林全曾說過,台灣需要更多的投資,首要之務是解決投資不確定性。也就是說「不確定性」高低是外資來台投資的最重要的衡量標準。但這次政府無限上綱「國安」危機,封殺台北雙子星案,其中還經歷了層層關卡,補件程序.耗費5 個月之久,也難怪柯文哲市長會說:「國家願景、國家主權意識,在我看來都是屁話。」,因為只要蔡政府說你有中資,就是有!

目前投審會現行法規是無法認定南海控股是中資,就以國安理由駁回,南海控股確實是不符合中資的定義:要控有30%股權或大陸籍人士為負責人等,但卻因為該集團被投審會認為可能跟中資有其關係,於是尚方寶劍寶劍一出,便用國安理由駁回,這是為台灣接下來的貿易經濟和外商投資開了第一槍。大里太平立委參選人莊子富表示,這種投資的「不確定性」,怎可能不讓外資看了心驚驚,尤其在台中大里有許多生物科技公司,在辛苦研發成功後也需要外來的資金,是否投審會都會用這樣的原則去駁回,台中太平工業區傳統的製造五金業,要走國際貿易,銷售到全世界去,也需要大量的資金和海外夥伴,如果連經濟都要意識形態,現在動不動就用國安理由,一定會影響中小企業的發展。

莊子富表示,這件事情有幾大錯誤:第一,外商投資的目的被混淆,被政治和意識形態綁架。第二,一開始就不讓南海控股進入繁瑣的補件跟審查,不然其實五秒鐘就可以審完了。第三,現行法規如果無法規範,是政府的錯,並不是申請企業的問題。第四,外商投資,政府應當積極管理,不是封鎖,阿扁鎖國的慘狀忘了嗎?第五,蔡政府又再次營造出獨裁,專制的氛圍,沒有提前去儲存台灣價值,就ㄧ定沒機會!第六,中小企業會不會因此需要時時刻刻用意識形態來調整自己與世界各國的合作模式。

申請雙子星案的南海控股集團負責人于海品是香港人,沒有陸資持股,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說要符合中資定義,有兩個:一是陸資持股要超過三成,二是陸資握有控制力,所以到底南海控股集團是用什麼樣的依據,再以國安為由被駁回申請,令人匪夷所思,也不禁擔心台灣的投資環境是否每況愈下,政治掛帥,連地方的中小企業都會受影響。